您好,欢迎访问第三石投资分析中心! 访问原站> 全国联系热线:400-666-1821
文章页横幅-300房东

财务自由人 > 龙观天下 > “金融打虎 扫黑除恶”剑指何方 中国“金融保卫战”即将打响

“金融打虎 扫黑除恶”剑指何方 中国“金融保卫战”即将打响

    于小龙   |  2018-01-29阅读次数(1732)龙观天下

只有政府“握紧枪杆子、管好钱袋子、老百姓才能有好日子。


如果说十九大以前,习大大把主要精力放在军队的整顿上了,那么十九大之后,改革的重点显然转移到了对金融体系的整顿——2018年,中国金融体系的格局将出现较大变化,相对于股市而言,资金的进出与操作手法,也将发生重大转变。


对于这样一个敏感的话题,笔者一开始并不愿意公开讨论。然而,随着政府对于整顿金融秩序的态度日渐明朗、坚定——是应该把目前面临的局势和大家进行分享的时候了。


中小投资者应该知道,在波澜不惊的表象下,自己正在亲历怎样一场激烈的变革与命运的嬗变。


 

 

一场没有硝烟的较量

近日,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在接受人民日报专访时的一席讲话,为我们解开了问题的真相,也同时吹响了十九大后,整顿金融秩序的“战斗号角”。之前一切的金融乱象、股市异变似乎都清晰了起来,面对庞大的金融集团一场没有硝烟的较量即将展开。


其实,这已经不是我党第一次面对金融集团,而展开的“较量”了。新中国刚刚诞生之初,就曾经面对中国遗留下来的金融集团,爆发过一场金融保卫战争”。


1949年,解放军刚刚解放上海,大量投机奸商和敌特子利用市民饱尝通货膨之苦的时机,大肆炒作银元、外币、囤积居奇。


194965日、6日,上海市委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决定向市场投放41万枚银元;打击对银元的炒作,恢复市场对人民币的信心。但出乎意料的是,所有投放的银元尤如泥牛入海一夜之间全被市场消化得干干净净。


一些金号经理、银楼大班,及至银行买办更是频繁地进出当时的上海证券大楼,进行金条、银元和美元的炒作。更让人吃惊的是,这竟然是一个庞大的系统,操控这个系统的正是一些一贯坚持反共立场的资本大亨


面对,新中国政府发布的“反对银行投机”的政策和警告,这些金融集团根本就是置若罔闻,一些反动势力甚至疯狂叫嚣:“解放军可以打进上海,但人民币进不了上海!”


这颇让笔者联想起,现在有些人高喊的“风能进、雨能进,就是国王不能进”的口号。


为应对当时的金融挑战,时任上海市长的陈毅元帅可并不信这个“邪”。尽管已经预备了500万枚银元,但是,毕竟打一场“金融战”并不是我党的特长。面对一群洋行买办、面对一群知识精英,我党断然采取坚决措施。




1949610日,时任淞沪警备区司令员的宋时轮亲自率领一个营的士兵包围了证券大楼,15分钟集中抓捕了1500多名投机子。


然而,这种用行政手段干预金融市场的行为,却被各种别有用心的言论抓住了把柄,什么“共产党军事100分,政治80分,经济上只能打零分”的言论成为一些遗老遗少和公知念念不忘的口头禅。


但是,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上海老百姓的拍手称快。


随后在上海,新生的共和国又和旧有金融集团之间进行了“粮食战”“棉花战”“煤炭战”。政府调集全国物资于上海,利用商业手段把那些囤积居奇的商业大亨彻底打到爆仓,彻底给予旧有金融集团以毁灭性的打击。


政治、行政、经济多管齐下,新生的共和国终于击败了金融集团。毛主席将上海金融保卫战评价为“又一场淮海战役”。


抚今追昔,往事依然历历在目。就在这场“金融保卫战”已经过去近69年了,改革开放也已经40年之际,一场新的“金融反腐斗争”又将全面打响。


细思极恐 “金融保卫战”又将打响

从之前的“姜你军,蒜你狠,楼疯狂”,发展到“吴英案”时有人公然喊出“救吴英就是救我们自己”,最终发展到2015年股灾,所谓的“金融地震”。


我们会看到,从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我们高达万亿的救市资金,如泥牛入海一夜之间全被市场消化得干干净净,陷于“资本市场的空转”,成为资本游戏的筹码,而对国家三令五申“金融为实体服务”的政令却难以落实。


一面是资金的疯狂炒作,大量的影子银行、非法集资、表外资金,地下钱庄数目庞大,各种网络贷、高利贷横行乡里,而另一面却又是实体企业的嗷嗷待哺。


在中共十九大记者招待会上,中央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杨晓渡谈及从严治党成效时曾这样表述——“我们坚决铲除政治腐败和经济腐败相互交织的利益集团。”


有人曾经说《人民的名义》这部电视剧尺度拍的非常大,什么赵立春的高官巨贪,什么赵瑞龙的黑白通吃、呼风唤雨。其相比于现实,影视剧还是照顾了观众的情绪。




我们看到那些已经被惩办的贪腐分子,他们有的富可敌国,有的傲居一方,动则数以亿计、数以万亿计的财产,实际上已经形成对地方管理、市场运行、乃至股市的巨大影响。他们通过阻碍行政、干扰司法、调动舆论、扰乱股市等等的手段,严重干扰了改革的进行,损害了百姓和普通投资人的利益、甚至里通外国。


按照银监会主席郭树的说法,这正是“少数不法分子通过复杂架构,虚假出资,循环注资,违规构建庞大的金融集团,已经成为深化金融改革和维护银行体系安全的严重障碍……”


几亿、几万亿的资金脱离银行、政府监管,集中在数不法分子手中,还构建了庞大的金融集团。按照“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这不由得让人细思极恐。


因此,无论从历史的逻辑、还是高层的表态来看,一场新的“金融反腐斗争”即将全面打响。也许在这个时候,还会有人质疑“用行政手段干预金融市场”,还会说“共产党军事100分,政治80分,经济上只能打零分”。


但是,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依然将是,老百姓的拍手称快。

 

祸国殃民的资本游戏  应该结束了  

有些人可能要问了,国家整顿金融秩序,向金融集团“宣战”,这种高高在上的东西和我们与什么关系?


俗话说得好,大河有水小河满。可是目前的问题是,作为国家这条大河目前已经“水”满为患,而作为实体经济的小河却依然难以得到资金的灌溉。


占中国间接融资规模的比例超80%的银行业就是其中的重灾区。截至201711月末,银行业的资产规模已从2007年末的54.1万亿元,迅速增至244万亿元,年均增速17%,远远“跑赢”GDP


然而,如此巨大的资金量却难以形成对实体经济的有效支持。金融集团就像一道道拦河堤坝,把资金截留了,大量的资金在金融系统里空转,大搞钱生钱的游戏。一些人大发其财,而整个国家则陷入了不断加深的“债务”。


大量的银行信贷资金,被转移到表外做起了理财产品。表面上看起来,银行把钱放出去了,实际上根本没有进入实体经济。


大量信贷资产或资管产品为基础资产,通过各种目,被以打包、分层、份额化销售等方式,在银行间市场、证券交易市场以外的场所,流入了各种大小机构和私募基金、信托基金的腰包,并以类资产证券化产品的方式进行炒作。


一些机构和大庄家,先是通过叠床架屋的公司架构虚增自己的资金实力;然后拉拢官员,采用虚假出资,循环注资的方式,迅速做大项目;之后通过银行表外资金的理财运作,圈占大量资金;最后再通过资产证券化,以打包分销的形式迅速“销赃”。所得资金,又可以支持下一轮的如法炮制。




只要资金高速流动,债券不断升值,这个游戏就可以一直维持下去。不断地从社会中,从实体经济中吸干资金,投入到这场资本的游戏中。


2017年最疯狂的时期,银行表外理财业务竟然达到了表内业务的近5倍。


在巨量资金的刺激下,各种违规操作,打着金融创新的旗号,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什么地下钱庄、现金贷、裸贷、虚拟货币、非法期货等等大行其道。在股市上,各种莫名其妙的资金炒作层出不穷,妖股不断。


有时候人们不禁疑问,这些各种各样的金融创新、高利贷,门槛如此之低,他们的资金是从哪里来的?这下你明白了吧。归根结底,这些游资来自银行,来自一场资本的游戏。


然而,由于这些游资盈利的模式依托的是高利贷、依托的是快进快出的炒作套现,这些资金根本就不可能进入实体经济。从宏观方面,反而推高了银行的负债风险和坏账风险,推高了实体企业的资金成本。


而在微观上,则是体现为非法集资的肆无忌惮、网络高利贷的大行其道,以及在股市上一轮又一轮的对散户的收割。


别看今天闹得欢,就怕事后拉清单

面对疯狂的资本游戏,一些人可能有些悲观,所谓金融集团的养成绝非一日之功。尽管从十八大以来,尤其是20159月份以来,在习大大强力反腐的打击下,一部分金融蛀虫被挖了出来。落马的金融系统高管高达117人,其中更有:




这些落马高官一个比一个官位高、一个比一个权力大,一个比一个造成的社会危害大,简直让人到了触目惊心、不忍直视的程度。不能说政府的反腐决心不大、打击力度不严。


然而,相比于这些表面上的高官巨腐而言,更难清除的却是那些隐藏在幕后的“违规构建庞大的金融集团”。


就像1949年的“金融保卫战”一样,真正从“证券大楼”抓获的都是前台负责交易的操盘手,而真正的资本大亨,则需要调集全国力量,从根本上斩断所有触手和通道,最终用市场手段给予金融集团以毁灭性的打击。


尤其是在整个金融集团已经将触手深入到整个经济社会运营的基层的特殊情况下,从于欢的辱母案,到校园贷的范泽一自杀案、再到钱宝网崩盘后南京高校的父子双双自杀,无数的人间惨案,正在集中指向一双双幕后的金融黑手。整个社会的道德和秩序正在被腐蚀、肢解。


一场高层和基层相互配合,从两个方向夹击围攻的“金融战”势在必行。


因此,我们看到,在中央纪委提出“我们坚决铲除政治腐败和经济腐败相互交织的利益集团”、银监会提出“加强金融监管,严肃处理金融集团”之后,公安部开始了新一轮的“扫黑除恶”行动。


我们不应孤立地看待公安部的“扫黑除恶”行动。中国有句俗话叫做“别看今天闹得欢,就怕事后拉清单”。


此次“扫黑除恶”行动,将原来的“打”字变成了“扫”字,可谓一字之差,差之千里。如果说之前的“打黑”主要针对的是刑事犯罪,主要打击表面的黑恶势力,颇有一些“孙悟空捉妖”的味道。


那么,按照此次公安部部长赵克志的表示,此次“扫黑”要着力铲除黑恶势力的“政治基础”“经济基础”“社会基础”。


面对复杂的反腐斗争,“扫黑”更多地体现出,顺藤摸瓜、连窝端、斩其羽翼、防其生乱的特点。


要知道,每一个黑恶势力其背后都有一张“保护伞”,都有一条暗通的金融利益输送渠道,都是一条金融大亨们通向社会的触手。上层反腐去掉“保护伞”,断绝金融集团资金来源;下层形成反腐打黑的高压舆论、一边打苍蝇,一边顺藤摸瓜、铲除地方利益输送链条。


这种上下齐手、政治经济综合治理、社会舆论高度配合的改革模式,可以说恰恰打中金融集团的要害。


相信,只要政府握紧枪杆子、管好钱袋子,老百姓就一定能够过上好日子。

 

2018 风雨过后有彩虹

有人可能会质疑,这种用行政手段干预经济、金融市场的行为。


但是,笔者想说的是,别再犯糊涂了。


在自由主义市场经济已经明显失灵,庞大的金融集团已经形成的情况下,如果仅仅是按照市场利润的分配模式,不到金融崩溃,资金永远也进不了实体经济。只有用一个强大的外力来打破“金融空转”的链条,才能让实体经济重获生机,让股市得到充足的健康“血液”。


2018年,笔者相信,我们将看到改革的初见成效。


在经历一些动荡后,银行将更多地回收表外资金,尽管银行的短期业绩会有所下滑、坏账率将有所上升,部分小银行、地方银行甚至会出现危机。


大量伪金融创新概念,以及涉黑、涉及参与金融集团的企业集团将受到整顿,黑天鹅事件几率增大。


但是,整体银行信贷资金将更加充足,更多有实力的实体企业将得到更多利好,尤其是国家重点扶持的行业和新型高科技企业将迎来更多利好。


希望,随着金融集团的覆灭,“韭菜”这个称呼能就此成为历史。



请务必在明天开市前,布局三只"超级国运股"

主力资金已经埋伏已久,2个月后,这三只股票将会一路飞涨


本文由第三石投资发表,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第三石投资分析中心)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gupiaofenxi.com.cn/Article/detail/id/1103.html


于小龙

《财务自由人》主编   |   共发表1222篇本章

拒绝死工资模式!

2018年,你有机会每周获取560元
额外收入

技术支持:原创先锋 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