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第三石投资分析中心! 访问原站> 全国联系热线:400-666-1821
文章页横幅-300房东

财务自由人 > 龙观天下 > 戊戌2018,中国跳出西方陷阱 从开眼看世界到看清历史真相

戊戌2018,中国跳出西方陷阱 从开眼看世界到看清历史真相

    于小龙   |  2018-02-28阅读次数(612)龙观天下

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


适逢“戊戌2018年”,仿佛冥冥之中早有安排,中国再次站在了历史的十字路口,随着2月23日,宪法修正议案的公布,中华文明的车轮再次碾过近代“西方”的话语陷阱,从经济的崛起,一步跨越到对中华文明的自信。


180年前的虎门销烟,中国开眼看世界开始,到120年前的戊戌变法,再到1958年的社会主义建设,以及40年来的改革开放,三个甲子过去了。中华文明革故纳新、浴火重生,从开眼看世界到现在,终于看清了这个世界的真相。


也许有些人还不能适应这种话语权的改变。


当我们对目前的变化感到担忧、迷茫、甚至愤怒的时候,笔者希望您能静下心来仔细想一想:


——我们的思想和表述方法,是否还停留在200年前的旧日时光?

——是否还停留在对中国积贫积弱的印象?

——是否还停留在网络中被无限神话的法国大革命和美国独立宣言的“童话”当中?


我们当中有些人,的确还沉迷于200年前西方开给我们的“过期药方”当中。在180年前,中华上国唯我独尊,颐指气使的傲慢被打破之后,这些人就立刻陷入了对西方洋教条的顶礼膜拜,言必称希腊、法必崇欧美。


不走西方道路就是倒退,中国的天就要塌。这种经济上的巨人,文化上的侏儒,已经成为中国未来发展的最大阻碍。


然而,从“戊戌2018”这一切都将发生改变。如果说十九大只是在党的层面上恢复了对中国道路的自信,那么从“戊戌2018”开始,整个民族、整个国家都将在文化和政治上重新恢复自己的荣光。


原本,笔者还想着我党不会在这种政治理论问题上自找麻烦,大不了学学普金也就完了。然而没有想到,中国的决策层已经在这个问题上看得如此清楚和深远。没有任何政治上的蝇营狗苟、没有什么舆论上的遮遮掩掩,而是坦荡磊落的在宪法中提出“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


这种坦荡和磊落恰恰说明,中国对于道路的自信绝不是一种宣传的策略,而是决策层已经从理论和实践上取得了高度的共识。这说明决策层对于下一步的社会变革、经济改革,在政策上已经蓝图清晰、充满信心。


180年前,林则徐站在虎门的海岸上开眼看世界的那一刻开始,中国人不仅看清了世界,更关键的是,我们学会了看待这个世界的方法,学会了从世界角度认识自己的方法。


中华文明结合了世界一切先进文明,已经完成了180年的凤凰涅槃。我们有信心冲破所有的教条,冲破所有的利益阻隔,冲破金融寡头、政治帮派、封建权贵的掣肘。


“戊戌2018”东方欲晓。不仅在经济实现复兴,中华文明在社会政治上也将跨越西方制度陷阱,浴火重生。


认真学习180年 中国终于看清了世界、认清了自己



毋庸置疑,中国是世界上最好的学生。中华文明能够延续千年,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强大,而是因为我们能够吸收学习世界上的各种文明的先进技术和思想。


从先秦诸子,到汉唐的沟通西域、佛教引入,就连最难同化的犹太人也能被中国文化吸收同化。在当时的农业生产条件下,中国的版图已经达到农业生产的自然边界,中国社会也在300年治乱循环的王朝变更中实现了“历史的终结”。


中华文明陷入了内部的僵,积垢越来越深。当180年前,中国被西方用鸦片和大炮打开国门之时,当林则徐站在虎门的海岸,开眼看世界的时候,世界已经发生巨变。


西方的坚船利炮、工商资本的发达已经令国人震撼。西方的资产阶级革命以来创造的议会政治和民主思想更加振聋发聩。


中国人从中华上国的迷梦中陡然惊醒。正如龟兔赛跑中突然睡醒的兔子,此时发现乌龟们已经将自己落在了后面。于是,中国开始了长达180年的学习和追赶,我们的一切榜样就是西方列强。


效法西方的失败


我们一代又一代的仁人志士前赴后继,先是洋务运动,后是“戊戌变法”,接着帝制不成换共和。几百个政党开始选总统,可是选来选去都离不开军阀政治。天天你方唱罢我登场,城头变幻大王旗。中国经济和政治,不仅被几大家族所把持,更成为外国买办的附庸。


有的朋友特别喜欢谈及民国范,什么民国大师,黄金十年。然而,大师们潇洒的背后,却是民不聊生、军阀横行、贪官污吏更是“五子登科”。


有的人说,尽管民国GDP不高,老百姓没饭吃,但是在民国,学术有大师、人民有民主、言论有自由。


如果这么说,笔者只能慨叹一声——脑子有病。且不论闻一多、赵功仆是怎么死的,就说说在民国老百姓怎么生活。从推翻帝制建立共和,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将近50年间,中国人口没有增长,人均寿命只有35岁。


笔者相信,吃饱了饭的人民,永远比没有饭吃的人民更加拥有民主的权力。


正是基于这样朴素的道理,中国人民最终选择了共产党、选择了社会主义。中国人学习西方的资本主义政党政治,在历经近40年的学习实践后,宣告失败。


从学习苏联到自我探索


随后,中国开始走上了学习苏联式社会主义的道路。计划经济加官僚体系,官僚不仅拥有极高的特权,还缺乏人民监督。体制越来越僵化,计划越来越脱离实际,尤其是随着老一代“革命家”的相继离去,为人民服务的思想逐步被当官做老爷的思想取代。


上无信仰、下无监督,计划脱离实际、腐败特权滋生。苏联模式的社会主义已经陷入困境。


中国人其实已经敏感的感觉到了自己的这位老师的问题。但是,和现在相仿,苏联模式的教条主义已经形成了官员利益。


从反右扩大化,到大跃进,再到“四清”运动,官僚体系暴露的问题越来越严重,就连毛泽东这样的伟人都难以突破。最后毛泽东在自觉年迈体衰时日不多的情况下,不得不进行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民主实验,亲手将自己搭建起来的体系彻底推翻。


然而,人民作为一个集合名词,拥有监督、批判的能力,但是并不具备决策和建设的能力。各种内斗和组织上的失控局面,最终给我们带来了“深刻的教训”。


历史总是以波浪式的方式前进。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1978年,中国开始了重新恢复秩序,并走上了改革开放的道路。此时的中国,不仅拥有了资本主义实践的失败经验,也拥有了“极左”的教训,中国开始探索自己的道路。


再次验证,终成正果


然而,随着苏东社会主义阵营的解体,整个世界格局被打破,以欧美大资本为代表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和文化浪潮开始席卷全球。著名经济学家福山,甚至提出了“历史的终结”的口号——历史的发展只有一条路,即西方的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


在国内,作为整个世界的潮流的反应,资本主义补课论也大行其道。各种民国大师、民国粉、各种经济学家、意见领袖开始大行其道。


中国资本主义实践的失败被更多的认为是资本主义发展时间不足的原因。


在政治文化上如此,在经济上也是如此,先富起来的一代人,没有按照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预想的那样——先富帮后富。亿万富豪开始成长起来。


一方面是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一方面是依旧缺乏监督的官僚体系,中国经济出现了大而不强,发展极不均衡的局面。


贪污腐败被人民所诟病,住房、医疗、教育等等压得人们喘不过气来,金融严重脱离实体经济,社会管理涣散低效,自然环境岌岌可危。


中国经济在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正在酝酿着巨大的危机,同时也迫使人们不得不开始反思。


然而,中国是幸运的。随着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的爆发,更多的中国人终于从对于“新自由主义”的迷梦中醒来。并且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在思考什么才是中国成功的原因。


孔子曰:学而不思则罔。这是说,学习而不思考,人会被知识的表象所蒙蔽。


从十八大到十九大,中国人开始总结以往180年来学习和实践的历史经验。开眼看世界的中国人终于逐渐看清了世界历史的真相,更关键的是我们还学会了看待世界、看待自己的方法。


此次宪法的修正,就是对中华文明在历经180年来学习和反复实践验证的总结。中国终于探索出了自己的道路,并且毫不掩饰、光明磊落的宣誓了中华文明自信的回归。


不要再拿200年前的“神话”忽悠中国  


刚刚觉醒的中国,在历史教育上的缺乏,是导致目前我们陷入迷茫和担忧的主要原因。如果说我们之前的历史教育是片面的,那么我们现在的历史教育则陷入了另一方面的偏执。


180年过去了,我们其实已经不自觉的超越了西方近代文明。就像180年前,中国人陷入了“中华上国,王朝循环”的“历史终结”,从而被西方反超一样。西方文明自从喊出了“历史的终结”,掉入“文明冲突”陷阱之后,也陷入了困境。其结果只能眼看着被中国反超。


我们应该动态地看待这个世界。不要再拿200年前,资产阶级大革命时期的政治纲领来吓唬自己。


人人平等,还要加上共同富裕


资产阶级大革命提出的“人人生而平等”,只是实现了起点的平等、形式上的平等。这些用来对抗皇权,打破贵族特权还是具有跨时代的历史意义。


但是,现在,在一个科技高度发达、信息高度发达、金融垄断已经超越产业自由竞争的时代,我们在要求形式平等的同时,更要求内容的公平。


注意,内容的公平不是绝对平等,而是共同富裕。老百姓从来没有反对过贫富差别,而是反对经济上的掠夺和过分的剥削。


中国人民要过幸福、富足的生活。全世界人民都要过幸福、富足的生活。这才是比人人平等更高一层的人权。


只有经济上富足,才能在政治上“不为五斗米折腰”。这是最基本的道理。


因此,中华文明的崛起早已超越了200年前西方资产阶级革命的政治纲领,我们在宪法层面的“人人平等”之上,还再要加上“共同富裕”的历史使命。


看清资本的本性


然而,问题来了。谁来保证共同富裕?


依靠资本家之间的两党竞选的空头支票?依靠在希拉里和特朗普之间任选一个?显然,这是办不到的。


资本的本性就是获取剩余价值,用金钱的力量来实现对人的支配。试想一下,没有一个老板,愿意雇佣一个经济上富足到不在乎工资的员工。如果你背上了房贷、车贷,那么是老板们再喜欢不过的了。


依托于资本之上政治终究要为资本服务,这是一纸人权宣言、独立宣言所不能掩盖的事实。王子和灰姑娘的平等只能存在于童话当中,企图用一张纸来维护平等,实现共同富裕,这只能证明理论家的幼稚。


在面对社会主义浪潮的情况下,西方政治或许能对普通民众进行让利,但是一旦社会主义的威胁消失,面对没有组织的工人,资本就开始原形毕露——不是大幅削减福利,就是资本外逃。


我们看到,特朗普的减税计划中,首先缩减的就是人民的福利预算。而欧洲则出现了大量的资本外逃,就连我们常常奉为天堂的北欧福利制度目前也正在面临破产。


一旦当资本内部矛盾无法转化时,他们则会选择对外掠夺和战争。


有些人经常问笔者,为什么中国没有发展成资本主义国家,这就是根本原因之一。一旦中国发展资本,其内部矛盾无法对外转化,只能在内部爆发,演变成大规模的内耗,让财富和文明再次归零。


试想,当时欧洲发展资本时,没有发现美洲,无论是货币、贸易,还是人口、宗教,大量的社会矛盾不能转嫁给美洲,其结果是只能在欧洲内部爆发最惨的内战。


资本主义的发展其实就是一种“蝗虫经济”——为了保证利润的增加,缓解统治区域内的矛盾,资本必须输出,去掠夺外部的资源,直至整个地球。一旦外部资源被掐断,就将加剧资本对内部人民的剥削,从而引发经济危机和社会运动。


回首20世纪,西方世界爆发一次又一次经济危机,回首为了争夺外部资源和市场,资本世界爆发的两次惨绝人寰的世界战争,历史无不如此。


欧洲、美国的崛起,表面上依靠的是科技革命、宪政制度,但是触及实质,它们不过是资本积累和运转的结果。


政党政治的的秘密


90%的社会财富被1%的人占有,这就是资本世界的平等和资本运行的必然结果。而对于中国,这样一个人口超级密集、人民如此聪颖、朴素的公平理念深入人心的国家,这种财富的悬殊差距是不可被接受的。


在美国,排名前100位的富豪就可以左右美国的经济政策、干预法律的制定、决定美联储是否加息,甚至策动美国政府发动战争。而在中国,再有钱你也做不到。


西方的政治制度设计根本上是为了防止皇权,防止政府乱收税。而中国的政治智慧中,一直以来都是为了防止官僚和资本任何一方的做大。


在资本的世界,一方面资本家团结起来控制政府、管理社会,另一方面,又通过代议制的议会,通过资本之间的对抗,防止一家独大,维持系统平衡。


然而,这样问题就来了,当世界经济发展到金融寡头垄断阶段,整个国家、乃至世界的经济实质上就是有少数的金融寡头控制。少数的大资本之间往往更趋向合作而不是对抗。


西方政体原先设计出来的对抗机制实质上已经失效。


如果在一个国家陷入了危机,而社会团体的力量又比较强大时,大资本通常只控制了一两个党,这时社会就会陷入没完没了的党争——大资本既不允许社会力量崛起,通过国家立法来伤害自己的利益,然而又对危机束手无策。欧洲各国就是最明显的例子。


而对于大资本控制能力较强的美国,则出现两党合流的现象。我们从美国的大选中就可以看出,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的总统上台,他们的政策几乎已经没有什么分别。无论谁当政,都不得不看华尔街上那些金融大鳄们的脸色行事。


这就是在西方政治光鲜的外表下,隐藏的资本的奥秘,以及在资本支配下,政党政治的秘密。


中国的关键在于重建信仰 狠抓落实


然而,180年过去了,我们有些人依然在用200年前的政治目光审视中国,将政党政治误认为是民主的全部。


殊不知,现在世界经济已经进入了大资本和金融寡头的时代,早已没有了皇帝,而金融资本本身已经成为了这个世界新的“皇权”。


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历史给了中华文明超越西方政体的机会。中国在总结了全部历史经验的基础上,客观地认识到,民主是最好的监督机制,但不是有效的决策机制。而对于资本的约束与利用则是中国政治的优势。


纵观人类的政治实践,无论强调法治还是人治,只要社会足够复杂,都不能缺少一个拥有坚定信仰“维护大多数人民利益”的“卫道士集团”,以及围绕着这个集团构建的执行体系。然后,才是通过法律的监督、行政监督和人民民主监督,来保障这个“权力集团”的纯洁,规范行政权力,最终维持整个系统的平衡发展。


对于西方,目前最大的问题是,由于经济的高度垄断,导致金融资本已经脱离了,政党对抗的权力监督体系,成为了新的皇帝。金融资本正在藐视着人间的一切的法律与道德,用民主给涂脂抹粉。


而中国的问题是,我们缺少自己的“卫道士集团”,长期以来单纯地膜拜在西方民主政治的脚下,单纯地相信用法治和制度就可以代替信仰。结果是舍本逐末,没有了信仰,法治就是一纸空文,制度更是形同虚设。


中国现在的任务是急需重新建立“卫道士集团”的信仰,严格落实各项监督机制,调整扭曲的经济体制,迅速建立权力与资本之间的制度“防火墙”。在法律监督、行政监督之外,通过监察机制的设立,恢复人民民主监督的各项职能,让人民对于权力的监督切实产生效果。


西方的问题在于需要重新设计社会顶层结构,而中国则是执行落实的问题。


因此,我们看待问题既要从历史的脉络中梳理出根本的逻辑,又要让目光跟得上时代的变化。


当我们回首180年的历史过往,展望未来的时候,我们发现中国已经不仅仅在经济上崛起,整个国家都在社会政治上也开始了重新恢复自信。


谁说中国的历史只有轮回。“戊戌2018”,中华文明在追求信仰与共同富裕的道路上浴火重生。


劝君莫再哀叹“多歧路,今安在?”不要再做旧时怨妇。


现在的中国,正是“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

《财务自由人》主编


请务必在明天开市前,布局三只"超级国运股"

主力资金已经埋伏已久,2个月后,这三只股票将会一路飞涨


本文由第三石投资发表,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第三石投资分析中心)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gupiaofenxi.com.cn/Article/detail/id/1113.html


于小龙

《财务自由人》主编   |   共发表1154篇本章

拒绝死工资模式!

2018年,你有机会每周获取560元
额外收入

技术支持:原创先锋 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