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第三石投资分析中心! 访问原站> 全国联系热线:400-666-1821
文章页横幅-300房东

财务自由人 > 独特投资方法 > 大众媒体上绝对看不到的独家内幕

大众媒体上绝对看不到的独家内幕

IMF 央行 货币 Jim Rickards SAIS SDR 伯南克        |  2016-09-29阅读次数(91)独特投资方法

2015年10月28日,深圳

亲爱的自由人:

昨天晚上我在深圳地王大厦顶层的观光台俯瞰整个深圳的夜景。眼前最高的楼是京基100——有整整100层。

看着如此高楼林立的现代化城市,我实在无法想象30年前这里还几乎是一片荒芜的样子。


可以说深圳是中国过去几十年经济腾飞的最好体现。

然而,从落后国家发展到世界第二,接下来我们要面对的问题和挑战会越来越大,接下来每走一步都变得障碍重重。而中国走的每一步,都在改写着这个世界当前的秩序。在看似风平浪静的日子里,每天都在上演着大国间的剧烈抗衡和较量。

今天我就来爆料当今世界上正在发生的、普通大众媒体不可能知道的真实内幕。2016年9月30日,请牢记这个日子。这一天将会被载入史册。这一天之后,全球货币体系将会重置。

当然,这一切都跟中国有关,跟你我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

你可能从一些地方听说过类似的宣称。但相信我,事实永远比故事要精彩……



在中国常听见这句话。今天我也要说一次这句话。

为了让你明白我下面将要“爆料”的内幕是独家一手资料,我必须告诉你——“我在IMF有人。”

IMF就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当今世界上权利最大的国际机构之一。IMF扮演的是整个世界的“央行”——为需要资金的国家提供贷款、从会员国家募集资金、同时也发行它自己的货币。IMF发行的货币叫做“特别提款权”,简称“SDR”。

这么重要的国际机构,什么样的人才能在里面工作呢?

克林顿当政时期的美国前国务卿: 玛德莱娜 · 奥尔布莱特(Madeleine Albright)

 CNN著名政治新闻主播: 沃夫 · 布利策(Wolf Blitzer)

 美国前财政部长: 汉克 · 鲍尔森(Hank Paulson)

奥巴马当政时期的美国财政部长: 蒂莫西·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

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 约翰 · 利普斯基(John Lipsky)


而这些站在世界金字塔顶尖的明星人物,与一所高校有着紧密的关系。这所高校叫做“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简称SAIS。

前IMF副总裁利普斯基是2010年希腊主权债务危机爆发后参与救助的重要人物之一。从那之后,任何关于国际金融救助的事件,这所高校的标志和与这所高校相关的人物照片都会被标注(如下图)。

美国前财政部长蒂莫西·盖特纳(左)毕业于SAIS。
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约翰 · 利普斯基(右)目前是SAIS的杰出访问学者。

这所高校跟IMF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以说这所高校是IMF“御用的知识分子训练营”。很多SAIS的毕业生一毕业就直接到IMF里工作。

而我今天要说的人,也是大名鼎鼎的SAIS的毕业生之一。他在1974年毕业于SAIS,比CNN主播稍微晚一点,比前美国财长早十年。

引用他自己对这段时期的回忆:

当时我的班级正好处在一个转折点上。很多人都认为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结束是1971年8月15日,在尼克松总统意外宣布停止黄金兑换的那一天。
事实上并不完全是这样。当时尼克松总统说的是黄金和美元停止转换只是“暂时性的”。所以人们都以为金本位在未来还会回来。当然,人们期待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直到1975年,IMF才正式宣布黄金不再是一种货币。但在我学习的1971到1974年,国际金融领域依然认为黄金是一种货币。所以,我是最后一届被教导黄金是一种货币的学生。


他的名字叫做James Rickards(杰姆斯)。这是他在SAIS的学生证。


James Rickards(杰姆斯)是1974届SAIS毕业生。

我曾经跟你介绍过他,他是大名鼎鼎的“长期资本管理公司(LTCM)”倒闭后接受救助时的法律总顾问。他经历了这个事件的开始到结束,见证了这悲剧的发生。#他也是美国有名的律师、经济学家、投资银行家。同时他也是纽约时报的畅销书作者,他的著作包括《货币战争》以及《金钱之死》。#

我刚刚说的“我在IMF有人”,指的就是他。我们来看看他“上面有什么人”。

Jim Rickards(左)与迈克海登将军(右)在华盛顿美国国会山合影,2015年6月1日。
迈克·海登将军是唯一一个担任美国国家安全局和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的人。

 
Jim Rickards(左)与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右)合影。
他们在讨论各国央行和IMF应该如何在封闭会议中协调美元政策。

不用我多说,你知道他的份量。能与中情局局长和伯南克这类人说得上话,意味着他有多少普通大众媒体绝对无法获取的信息与内幕。而你现在需要知道的是,我的出版商总部,美国独立投资研究机构Agora Financial,与Jim Rickards是直接商务伙伴关系。Jim Rickards的一切资源与情报全部由我们掌握。在全球中文媒体出版领域中,只有我们对他的分析拥有独家持续报道权。

我们都知道,时下最热门的国际话题就是人民币即将加入SDR(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行的货币)。无数博客和新闻媒体都在争先恐后地预言关于SDR的一切。但可惜的是,由于SDR的技术性质太特殊、太繁杂,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个人或媒体对SDR的看法和预测是绝对正确的。

这并不意外。因为真正理解SDR、理解IMF的人,都是那些在IMF工作或在IMF成员国的财政部门工作的人。他们不会在公开媒体上告诉大家SDR和IMF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你能在普通媒体上看到的评论,都是一些不了解实际情况的人想当然的观点。

说了这么多,我想告诉你的是:如果你想了解关于SDR和IMF,这里是你唯一能得到真实情报的渠道。

下面我要“爆料”的内容,全部来自于Jim Rickards。记得,当事实逐一兑现的时候,别忘了你是最先从这里了解到的这一切。



想要理解中国为什么要加入SDR、全球货币体系为什么会在2016年9月30日起彻底改变、以及为什么未来SDR的发行将会使全世界承受严重的通胀危机……等等,你必须明白SDR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SDR到底是什么?答案非常简单。SDR就是由世界货币基金组织发行,并分发给成员国的世界货币。它的本质跟美元、欧元、人民币等纸质货币没有任何区别。只是形式上有着唯一的区别,那就是SDR只能被国家所用,而不能被个人使用。

国家之间可以用SDR“交换”纸质货币(使用的是一个IMF内部的秘密交易设施)。最终,国家可以使用SDR交换来的货币进行交易。这也就是为什么超额发行SDR同样能造成严重的通货膨胀——它与我们手中的货币没有区别。

SDR背后有什么担保吗?很遗憾,没有。就像我们的纸质货币也没有任何东西担保一样,SDR也是毫无抵押物的一种货币,发行权完全由IMF掌控。我们使用纸质货币是因为我们相信政府的偿付能力,所以纸质货币也叫做“信用货币”。SDR也是一样,成员国“相信”IMF的偿付能力,因为IMF可以随时“印”SDR货币。

有很多“砖家”说SDR是由一篮子储备货币担保的(美元、欧元、英镑、日元)。但实际上这一篮子货币的存在只是为了计算SDR的价格而已。

截至2015年9月4日,1 SDR货币兑换1.4美元;但近些年这个汇率在1.35到1.6美元之间波动。所以SDR的本质就跟所有浮动汇率的货币一样,一篮子储备货币只是为了计算这个汇率。SDR背后没有任何硬通货的独立账户来为其担保。

SDR这东西是最近才出现的吗?完全不是。SDR从1969年就被发明出来了,并且从那时起直到现在一直在大量发行。从1970到1972年间,IMF共发行了93亿SDR。1979年到1981年又发行了121亿SDR。从1981年以后的近30年间没有发行。然后2009年又分两次发行了1827亿SDR。迄今为止总发行量为2041亿SDR,以现在的汇率计算相当于2850亿美元,或约1.8万亿人民币。

为什么要发行SDR?其实SDR主要是流动性工具。在发生全球金融恐慌时,人们都在疯狂抛售资产并争夺现金时,发行SDR以解决现金流动性不足的燃眉之急。你从SDR的发行时间就可以看出来。1970到1972年的发行跟诺克斯堡事件和尼克松总统关闭黄金兑换窗口的时间一致。1979到1981的发行时间正好是美国经历恶性通货膨胀和人们对美元失去信心的时期(想要了解这段历史可以搜索“卡特债券”和当时的美联储主席保尔·沃尔克将美元加息到20%)。而2009年发行的SDR则刚好是在2008年金融海啸过后,成为G20的“全球救助计划”的一部分。

SDR多久会发行一次?就像上面说的,SDR并不会轻易发行,而是当世界精英们认为国际金融体系正在面临危机的时候,才会考虑发行SDR。下一次金融危机发生的时候,各国中央银行已经无法自救了,因为它们的财力已经在上一次金融危机的时候几乎耗尽了。而到了那时,全世界都会被SDR所充斥。

SDR就只是货币吗?其实,SDR是货币,也是信贷。比如,当IMF向中国借钱时,IMF会用SDR换取中国手中的货币(美元)。而当IMF借钱给向乌克兰这种快破产的国家时,IMF也是将SDR借给乌克兰。所以无论是向别人借钱,还是借给别人钱,IMF都是支付SDR。所以说SDR既是货币又是信贷。

当然乌克兰拿到了SDR之后可以很快地通过IMF的“交易所”将SDR换成可以正常流通使用的货币(如美元、欧元)。但那也就意味着有另一个成员国用手里的美元或欧元兑了乌克兰的SDR。

谁是SDR的最大买家?中国。虽然成员国之间的兑换行为是保密的,但是我们其实可以从各国央行对外披露的SDR储备量的变化来跟踪SDR的流向。目前来看,中国正在大量储备SDR,就像也在大量储备黄金那样。其实中国之所以这么做,只是为了抛售美元——在不影响美国国债市场的情况下。

我们能投资SDR吗?目前为止,答案是不能。但是Jim Rickards和他的研究团队正在试图“发明”一种新奇的方法,让我们能够“拥有”SDR。这种方法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人在提供。请关注后续的更新……

了解上面这8个问题的答案,现在的你已经比全世界99.9%的人更了解SDR了。

前段时间,媒体评论员们每天热议的话题就是中国即将被纳入SDR的事情。确实,这对于中国来说是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因为一旦被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纳入SDR(国际储备货币),意味着人民币在国际上的地位被正式认可了。由此带来的直接好处就是国际上将会更加愿意使用人民币作为储备或结算货币,全世界也都会相应地增持人民币资产。

但是,就在大家欢欣鼓舞地憧憬着美好未来的时候,今年7月29号,IMF忽然宣布将这次人民币纳入SDR的事儿推迟了。

这一下,媒体们又炸锅了。从铺天盖地的新闻标题来看,大多数人都认为IMF拒绝了人民币纳入SDR的申请。还有很多“专家”为此愤愤不平,并把后来中国忽然让人民币汇率大跌看做是“报复”行为。

他们未免把事情想的太儿戏了。这种举足轻重的决定影响着全世界的货币体系,怎么可能像过家家一样的意气用事?事实上,这种关乎国际的政策举动看似意外,实际上却是经过了幕后精心地筹备和计划的。这些站在世界顶尖的精英们清楚他们做的每一个决定意味着什么,但普通投资者们并不知道。

接下来我将会告诉你,Jim Rickards掌握的关于这一切的一手资料……



目前为止,SDR国际储备货币有四种:美元、欧元、英镑、日元。而中国作为目前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占全世界GDP的14%,人民币已经是全球第四大世界贸易结算货币了,却还没有被纳入到SDR国际储备货币,实在说不过去。

但我们都知道,是否将人民币纳入到SDR这件事其实是中美两国的权力之争。自从2009年以来,中国已经成为IMF最大的债主之一了。#我们都知道中国有巨大的外汇储备,闲着也是闲着,买美国国债亏本,只好借给IMF了。#

与此相反的是,美国却违背自己在2009年的G20匹兹堡峰会上做过的承诺,不肯借钱给IMF。鉴于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IMF已经赋予了中国较大的投票权,与它的经济规模相匹配。但美国却对此非常不爽,一直不肯承认、不予批准这个变化。

不仅如此,美国还一直以此为威胁,逼迫中国不要让人民币贬值。近两年以来美国这个手段一直在得逞,人民币与美元的汇率一直保持在6.2人民币:1美元左右。也正因为如此,美国谴责中国“操纵”汇率的声音也越来越小了。

但对于中国来说,这是个巨大的伤害。因为美国一直措辞强硬地声称自己要加息,而加息会让美元走强,所以一直以来市场都抱着美元将会加息的预期,所以美元一直在一路走强。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要保持汇率稳定,中国就必须一直买入人民币、卖出美元,才能让人民币汇率“钉住”美元。但是这样一来,央行买入自己的货币,就是在收紧银根,本国的货币供应会减少。所以,保持汇率一直“钉住”美元是导致中国经济放缓的原因之一。

然而,我们不可能永远被人胁迫着走。最终,这种压力到达了极限。2015年8月11日,中国终于挣脱了枷锁,一口气让人民币汇率下跌了2%。而这一举动直接在国际市场上掀起了轩然大波,全球投资者都陷入了“不确定性”的恐慌中,甚至还导致了美国股市大幅下跌。

所以你看,美国散布的加息预期就像一个巨大的冲击波,能量传导到中国之后又反射回美国本土,造成美国股市下跌。这就是当前高度国际化的国际金融市场,大家都在一条船上,让别人得上传染病对自己没什么好处。

所以,中国之所以解除了人民币和美元的汇率挂钩,本质上是被美国逼的,跟IMF延迟让中国纳入SDR没有什么关系,只是时间上正好靠的比较近。

还有很多评论家借机开始预测说人民币纳入SDR的事情将会在今年10月决定。但事实上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事实是这样的……

IMF在今年10月确实有一项会议在秘鲁首都利马举行,但这次会议上根本不会讨论SDR的事情。SDR相关的决策是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执行委员会决定的。这个执行委员会最初是将人民币纳入SDR的时间定在了2015年的12月31日。

但是在今年7月29日的时候,IMF的执行委员会决定把这个日期延迟到2016年9月30日。理由非常简单,就是考虑到如果在12月31日将人民币加入到SDR,那么SDR指数的投资者们就必须在那一天调整自己的持仓(添加人民币资产)。而在年底的时候,尤其是元旦前一天,流动性十分稀缺的时候,这么做可能会有很大难度。

Jim Rickards甚至认为,中国很有可能已经事先告知了IMF和美国财政部,自己准备解除与美元汇率的绑定。在加入SDR之前,中国需要时间来为自己“松绑”。而延迟加入SDR则恰好为中国提供了这个时间。

所以,无数评论员猜测的所谓中国货币政策不符合IMF标准的言论都站不住脚。

那么,接下来,事情会如何发展呢?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公知们的看法是,人民币纳入SDR的事情将会就此停歇,在明年9月30日之前,不会有新的变化。

但是,再一次,他们错了。

目前为止,事情最有可能的发展顺序是这样的:

 2015年11月,IMF执行委员会将会进行一次正式投票,将SDR货币篮子的修订日期推迟到明年9月30日。同时,会对中国加入SDR的进程进行一些有利的参考。

 2016年3月,IMF执行委员会将会就是否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进行正式投票。目前,SDR货币篮子里的货币权重是——美元41.9%、欧元37.4%、英镑11.3%、和日元9.4%。人民币将会被给予10%的权重。这意味着美元和英镑的比重很有可能相应地减少,来为人民币提供空间。

 2016年9月30日,加入了人民币的SDR货币篮子将会正式生效。全世界的投资机构将会用3月到9月这段时间来重置自己的投资组合,尽量避免对市场产生较大影响。

需要注意的是,人民币纳入SDR的“决定日”(2016年3月)和“生效日”(2016年9月)的区别。大众媒体和评论家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区别。这意味着,人民币和SDR的故事重新出现在新闻头条上的时间将会比大多数人预想中的提早很多。

从现在起直到明年3月,中国有权利和自由让人民币继续贬值。而这会直接给美国经济带来经济紧缩的压力,导致美元进一步升值。

而从明年3月以后,这个情况就会开始反转,因为IMF决定将人民币纳入SDR后,全世界的基金经理都会按比例配置人民币资产,同时抛售美元。

与此同时,中国会继续大笔增持黄金,为自己手上巨额的美元进行风险分散。中国这么做也是在为下一次(很有可能是在2018年)的全球流动性危机做防范。届时,IMF又会大举发行SDR货币,来缓解流动性危机。这也是为什么IMF愿意早点将人民币纳入SDR的原因——为了在流动性危机的时候让中国能够以SDR成员的身份为SDR“出一份力”。说白了,其实还是看上了中国手里握着的大把钞票,希望在关键时刻中国可以“解囊相助”。

总而言之,2016年9月30日,世界货币格局将被重置。在这一天之后,中美之间的博弈将会变得更加有看头。这一过程将会十分复杂和冗长,我们会持续跟踪这一系列事件,并随时让你知道故事的真相。作为投资者,你需要知道事情的真相,来做出正确的投资决策。
 
向自由更进一步,

王凤鸣
《财务自由人》

附言: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问、困惑、不满、建议等,请不要迟疑,马上发邮件告诉我。或者您在我们的帮助下获得了投资收益、积攒了投资知识和理念,也请发邮件告诉我,我会真心为您感到高兴,这是我的动力。邮箱地址:wfm@gupiaofenxi.com.cn

请务必在明天开市前,布局三只"超级国运股"

主力资金已经埋伏已久,2个月后,这三只股票将会一路飞涨


本文由第三石投资发表,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第三石投资分析中心)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gupiaofenxi.com.cn/Article/detail/id/234.html